藏族鍋莊舞傳承要從母語傳承開始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張國華 發布時間:2019-06-21 16:38:46

藏族鍋莊舞傳承要從母語傳承開始

◎ 張國華 文/圖


2007年10月,香格里拉尼汝藏族在祭山跑馬節期間,村民跳起古老而典雅的尼汝藏族鍋莊舞。


 小時候的鍋莊舞記憶


 先從作者的鍋莊舞記憶開始說起吧,在過去的歲月里民間鍋莊舞的學習、傳承和發展是潛移默化的,在民間自生自長,宛若涓涓細流匯聚大海,根據個人的興趣愛好,自由、自在、自愿地學習,沒有誰來組織,每當村莊里遇到婚嫁喜慶、逢年過節、喬遷新居、房屋修建、開竣工慶典等活動時,村里的人們總是互相邀約而來,聚集在一起,慶祝喜慶的日子,在會跳鍋莊舞的舞者帶頭下,邊學邊跳,記憶好的或悟性好的,最后也會變成有名的“擦苯”。“擦苯”是藏語,直譯成漢語的意思是舞官,也就是領舞者。

讓作者記憶猶新的是,小時候,在喜慶的日子里,我們小孩們會來到跳鍋莊舞的地方湊熱鬧,大人們在寬敞的房屋里圍著碩大的中柱跳鍋莊舞,老人和小孩們坐在火塘邊或中柱周圍觀看,到了深夜小孩們堅持不住了,瞌睡臨頭,邊睡、邊聽、邊看、邊學,通宵達旦是經常發生的事情,通過這樣的耳濡目染、潛移默化,傳承與延續著鍋莊舞,學習跳鍋莊舞最關鍵的是悟性要高、記憶要好,那樣就學得多一些,悟性差的、記憶不好的就學得少一些,肯定也當不了所謂的“擦苯”,但可以充當陪伴的舞者。在舞場上參與的人越多越熱鬧,越喜慶,正所謂山潮水潮不如人潮。       

眾所周知, 尼汝的文化背景特殊, 尼汝村民千百年來生產生活在深山老林里與世隔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耕耘,創造出古樸而厚重的地域文化,猶如璀璨的繁星,絢麗燦爛,其中鍋莊舞就是一枝不朽的奇葩,也是藏族鍋莊舞的重要組成部分。2006年5月20日,鍋莊舞經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作者在從小潛移默化地受到藏族文化熏陶的基礎上,通過多年的田野調查對尼汝鍋莊舞的歷史與現狀、內容與形式、內容與意義等方面進行探析,闡述尼汝鍋莊舞的歷史地位和文化價值,現與大家一起分享。

       千百年來,尼汝鍋莊舞總是在山谷里悠揚回蕩,詩意盎然,與溪水同舞步,與鳥兒齊吟唱,與牦牛為舞伴,默默無聞地傳承、弘揚和發展,隨著時光的流逝,文化的傳播也隨著時光流逝而不斷消失,這是文化變遷中最常見的規律。在小時候,據當地老人們講,在尼汝有300多首鍋莊舞曲。近年來,經過18位尼汝鍋莊舞民間傳承人的吟唱表演,由郭曉明和馬國偉的錄音收集、作者用藏語文記錄整理、扎西頓珠漢語文翻譯,編輯出版了《尼汝鍋莊》一書,為鍋莊舞愛好者提供了學習平臺,目前已收集到并用文字記錄的鍋莊舞有156首,告別了過去沒有文字記錄的歷史年代,但是還有不少的鍋莊舞詞曲流傳于民間,沒完全收集到,有待于進一步收集、整理和研究。

2017年8月6日至9日,尼汝鍋莊舞隊和奔子欄鍋莊舞隊代表迪慶州參加在甘肅省甘南州碌曲縣舉行的中國·碌曲第六屆鍋莊舞展演暨首屆房車旅游大會,香格里拉尼汝鍋莊舞隊以總分9.82分獲得傳統鍋莊傳承獎。從深山走出,來到了廣闊的草原,在全國藏區平臺上嶄露頭角,展現的是尼汝鍋莊文化的本真與內在的魅力,關鍵還是貴在自覺地傳承和弘揚。作者想在這里探討一下關于藏族鍋莊舞傳承先要從母語傳承開始的問題。


2014年香格里拉五月賽馬節期間,建塘鍋莊在舞臺上表演。


      迪慶鍋莊舞傳承與語言生態背景分析


首先,從迪慶州的歷史與現狀來說,迪慶藏族自治州是全國10個藏族自治州之一,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全州人口40多萬人,其中藏族人口13萬多人,占總人口的33.5%。藏語言文字是迪慶藏族自治州的通用文字,但是到目前為止,迪慶州的藏語言文字學習、使用和發展一直以來總是交織著歷史與現實的欠賬影響,與歷史發展進程相比在縱向上有明顯的發展,在橫向上相比還是差距很大,要擼起袖子加油干,做好藏語言文字推廣工作。


2014年5月,典雅的德欽書松藏族鍋莊舞在維西縣塔城鎮其宗村王家大院里表演。


 迪慶歷史上曾經獲得甘丹赤巴的高僧大德就有4位,在全藏區獲得此殊榮的也只有100來人。當代藏族著名高僧中迪慶籍的也有兩位,都是大家公認的。但是,在迪慶境內的藏族不管是在過去的年代里,還是當今的信息化時代中,通曉掌握藏文的在總人口中所占比例很少,就現在來說,雖然全州藏族人口有13萬多人,藏族人口占全州總人口的33.5%。但由于迪慶州頒布的《迪慶藏族自治州自治條例》中有關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語言文字的條款不健全、不完善、不配套,加之落實不充分、不平衡,尤其是迪慶州還沒有制定出臺《迪慶州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言文字的若干規定》,不管是在政策的制定出臺上,還是在具體的落實上離中央的政策要求還有差距,這是迪慶州1957年9月13日建州以來一直到現在尚未解決的老大難問題。

從藏族自治州角度講,公民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言文字受法律法規保護,應該是自治州的強項,應該是優勢和特點。從中央到省一級都有可行的、具體的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保障,但是由于迪慶州在政策落實執行上離中央要求有差距、相關政策規定不配套或有規定有政策沒有具體落實到實處,導致了迪慶藏族自治州的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言文字變成了自身的弱項。這也不是今天才形成的,而是既有歷史欠賬的因素,也有現實欠賬的影響。據不完全統計,在藏族人口中能夠初識藏文的僅有2萬人左右,藏族戶籍民族不斷增多,知曉本民族語言文字的卻不斷減少,在藏語的學習和使用上用漢語替代的現象不斷劇增,這已經成了不爭的事實。解決不了藏語言學習、使用和發展的問題,要傳承鍋莊舞,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2018年10月11日至12日在德欽奔子欄舉辦首屆鍋莊文化節暨中國鍋莊文化高峰論壇,在開幕式上表演《古道鍋莊》節目。


其次,縱向相比,這些年在藏文教育方面,確實有了些發展,但在橫向上相比較,當地藏族群眾中說漢語和寫漢文的越來越多了,反而說藏語和寫藏文的越來越少了,尤其是在年輕人群體當中最為突出,要傳承好鍋莊舞也有很大的難度。

再其次,在農、牧民中使用藏文的很少,平時語言交流中幾乎一半是藏話,一半是漢話,尤其是新詞術語無法用藏語來表達,就直接使用漢語,其實藏語的新詞術語,每年都有權威部門頒布,并要求統一規范使用,但在落實上一直難以見效。這樣,在藏族年輕人當中傳承、弘揚和發展藏族民間文化的難度很大,特別是藏族民間優秀傳統的鍋莊舞的學習、傳承和發展,完全靠的是語言,沒有語言的存在,傳承就會漸漸地消失。

希望迪慶州有關部門進一步提高藏語言文字的普及力度,提出此問題的目的是為了拋磚引玉,希望能夠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包括專家學者、鍋莊舞傳承人都要擔當起文化傳承和發展的責任,推動迪慶州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言及文字,為傳承、弘揚和發展優秀的藏族鍋莊文化創造基礎條件。

責任編輯:張錦明

上一篇:南幾洛邀你清涼一游

下一篇:一溪流水

单机捕鱼机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pk10如何看走势图 陕西11选5开奖规则 河北11选5网上有卖的吗 加拿大pc在线杀组预测 新疆时时开奖好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体彩河北快乐扑克 新时时彩五星技巧 美人捕鱼下载安装 老时时360遗漏统计 看澳洲幸运5奖直播 多彩腾讯30秒怎么玩 有没有新时时赔率高的平台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